永利集团248cc登录 艺术家演讲   李乃蔚的工笔人物画创作,李乃蔚的画作总是典雅、静谧的

  李乃蔚的工笔人物画创作,李乃蔚的画作总是典雅、静谧的

  楚天金报 晴川阁 2013.7.5

  当今画坛,李乃蔚是首屈一指的工笔人物画画家,他的画作以想象中的写实,以薄中见厚的高超技法,丰富了这一古老画种的绘画语言,达到新的时代高度,对推动该画种的发展有创新发展之功。

  《银锁》

  张扬典雅含蓄之美

  《李自成进京》(草图)

  从《山菊》、《银锁》到《红莲》,李乃蔚的画作总是典雅、静谧的,在一幅幅看似安静、含蓄的人物背后,总会让人生出无穷的意蕴和遐想。《山菊》中的长阳山道若隐若现,农家少女采药归来,卸篓小憩,似有晶莹的汗珠在阳光下闪耀。她结实的身板、纯朴的衣着,尽显少女的健康、率真。她双眸清澈,似在眺望山外的世界,眼神中尽是美好、期待。

  《红莲》

  曾在第九届全国美展中荣获银奖的作品《银锁》,是李乃蔚的代表作。月光笼罩土家山寨老屋,秀眉丽唇的少女,静坐在经年的老式木椅中,低头锁眉,流露出一缕淡淡的迷茫、愁绪,心事就像地上散落的谷粒一样,数不清、道不明。

  《清音图》

  耗时4年创作的《红莲》,是江汉平原万里荷塘、万里花香的缩影,画面中的人物美丽、灵气、善良,一种润彩感人的和谐之美,跃然纸上。

  李乃蔚的工笔人物画创作,往往会耗费一两年时间,其作品《红莲》的创作时间跨度更是长达六年之久。这种对艺术精诚投入的精神,最终直接反映为精工细腻的画面,并让每一个伫立在其画作前的观者为之所动。

  文静、温情的少女形象一再出现在李乃蔚的笔下,她们吹笛、品茗、采莲、刺绣,在幽静、典雅的画氛中,有幽香、清纯的诗意,营造出纯静、圣洁、悠远的意境。画面中的女性形象,是中国文化的象征。李乃蔚说,那些典型江南女子的民族服饰,那些以弹琴、品茗、采莲为代表的女性休闲生活,那些清澈的眼神、俊俏的面庞和白皙的皮肤,都在塑造单纯、质朴、端庄、优雅的中国女性形象,这些女性形象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典雅、含蓄的缩影。

  人物名片

  薄中见厚生动逼真

  李乃蔚,1957年出生,籍贯北京。国家一级美术师,二级教授,武汉画院院长,湖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中国画历来有崇尚写意的传统,苏东坡说:绘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画得太像是见识低下的表现,齐白石说画要在似与不似之间,太像了就是媚俗。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理事,湖北美术家协会理事,武汉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政协委员,武汉市文史馆馆员。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和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获湖北省文艺明星奖、屈原文艺奖、文华奖和五一劳动奖章;获武汉市优秀专家称号和五一劳动奖章。

  李乃蔚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中国工笔人物画不仅酷似,并不媚俗,并兼有水墨写意中的意境。

  走进李乃蔚的画室,满屋墨香飘溢,宽敞的房间里错落有致地摆放着各种画具,墙壁上挂着两幅未完成的画作。李乃蔚为人极其低调,但谋面后即会给人留下质朴、健谈、亲和的印象。

  工笔人物画这一古老画种,自唐宋高潮后,一直方兴未艾。中国画颜色相对较少,不便反复上色,且绢本、宣纸等材料问题,致使工笔写实一直是横亘在历代画家面前的难题。

  通过交谈,能深深感受到他对中国传统绘画,特别是工笔画的精研,已酿化为他个人的文化修养。在李乃蔚茶香与墨香的缭绕之中,一个画家传奇的艺术人生与个人魅力,在他的叙述中毫发毕现。

  上世纪80年代,工笔重彩人物画重新兴起,逐渐出现在全国性画展中,改变近千年来文人水墨写意独占画坛的局面。李乃蔚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涌现出的一位功力扎实、富于才华的工笔人物画画家。

  厚重积累

  他用纯正的国画颜料,地道的国画勾勒和渲染技法,用薄中见厚的设色达到了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逼真效果。《银锁》中,少女的发丝纤毫毕现,胸前的银锁光泽浮动,手上的玉镯润泽泛光,甚至肌肤纹理、血管脉络都隐约可见。该画在日本参展时,曾引起当地画家的质疑,这是用中国画材料和技法创作出的纯粹中国画吗?在仔细察看原作后,才由衷树起大拇指。

  巨幅国画为鄂争光

  李乃蔚深度写实的工笔人物画并没有采用新材料,也没有发明新方法,他依然用纯正的中国画颜料,运用地道的勾勒和渲染技法。在讲究传统三矾九染的基础上,李乃蔚则设色、渲染要历经数十、甚至上百遍。最终呈现的效果却并不凌乱,而是恰到好处,画面干净、通透,人与物浑然天成。

  2013年6月25日,李乃蔚与其子李洋创作的大型中国画《李自成进京》(草图),在全国1043件作品中脱颖而出,正式入选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据了解,此工程是我国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主题性美术创作工程,由中国文联、财政部、文化部主办,中国美协承办,所有评委进行实名投票。最终创作完成的作品将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和陈列,并将于2016年国庆之际,与广大观众正式见面。

  他写实逼真,并不是简单临摹和写生,更多地是将个人文化积累和品性修养、审美取向渗透在作中。

  纵观历史画作《李自成进京》,所绘人物一百余位,场景宏大、结构严密、百人百态,可谓技法娴熟,线条遒劲,凝重老练。

  创作一幅画需要四年

  谈到此次入选,李乃蔚笑言:听到消息,我先是高兴,然后被吓住了。你想想,一百多个人物,每个人的神态、服饰、动作细节都不同,这要画多久啊!你现在看到只是草图,最终完成整幅画作,还需要2年的时间。

  从垂髫稚子到近花甲之年,从线描,工笔到写意,李乃蔚走了一条踏实而漫长的美术创作之路。

  李乃蔚认真地说:要在一幅作品中刻画百人百态,需要平时的积累。此次创作的是历史性的挑战,要对历史负责。这次入选的作品记录了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它们将被完成和落实,永久放在博物馆中,是留给下一代的文化遗产。好的作品尽管无声,仍然可以引发人们向善向美,那些技艺精湛的作品,可以作为人类文化的艺术财富传承下来。

  几岁时,李乃蔚就开始在地板上涂鸦。上小学,他的绘画才能在学校墙报上崭露头角。17岁时,连环画处女作《乌兰的歌》,亮相全国年画、少年儿童美术作品展。

  破茧探索

  1976年,他作为知识青年的优秀代表,带着已发表的几套连环画,跨进湖北美术学院。他如饥似渴地学习、探索,并接受素描、色彩等西方绘画技法。

  极致写实第一步

  毕业后,李乃蔚在湖北人民出版社担任美术编辑。此后8年多里,他创作了《将相和》、《汉高祖刘邦》、《阿基米德的故事》等30多部连环画,绘制了3000多页连环画幅和难以数计的插图。

  自古以来,一个画家能否承前启后、功成名就,很大程度上要看其传统功底是否深厚。

  正当连环画创作如日中天之时,他却毅然转向冷寂的工笔人物画,28年过去了,至今仍在这一领域里执著前行。画工笔画是一种艰苦的劳动,巨大工作量让人生畏,拿下一部作品,需日夜兼程。掉几斤肉,喝几瓶药的情况屡见不鲜。

  李乃蔚自小喜爱画画,十年动乱中,别的同学玩得晕头转向,十几岁的李乃蔚却每天关在家里习画。17岁那年,他创作了连环画处女作《乌兰的歌》,经过层层推荐送到省里时,专业画家们很难相信这组画居然出自中学生之手。直到看到李乃蔚现场作画后,他们才信服。从此,这位中学生画家的名字开始流传。

  工笔人物画创作过程一般较长,画家把握鲜活的艺术感觉很不容易,这取决于画家的艺术追求、良好的创作心态及精到细腻的技法,由此才能进入一种画境。李乃蔚创作《银锁》耗时2年,《红莲》更是长达4年,从构图、拟稿、修改,到白描、拷贝、勾线、上色偶有笔误,则前功尽弃。

  1976年,李乃蔚作为知识青年的优秀代表,带着自己发表的5部连环画册,跨进了湖北美术学院的大门。毕业后,被分配到湖北人民出版社担任美术编辑。随后的8个年头里,他先后出版了《我的前半生》、《阿基米德的故事》等30多部连环画,成为国内小有名气的连环画家。

  相较于其他画家,李乃蔚实在是画得太慢,但他数十年如一日,耐得住清苦和寂寞,潜心于常人备感倦怠的创作,他以心定如磐、达摩面壁的精神,踏实、从容地行走在通往工笔人物艺术高峰的道路上。

  1986年10月,李乃蔚调到武汉画院上班时,武汉画院创院院长中流老师问其接下来的创作方向,李乃蔚坦言西方油画讲求尽力写实,想用中国画也做些尝试。

  编者配诗

  在工笔画中,无论是人物画,花鸟画,都是力求于形似,形在工笔画中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然而,由于国画材料,宣纸、墨、颜料的局限性,工笔画的写实很难达到与西方油画写实的光影及透视效果,当时一些画坛前辈认为李乃蔚的这一想法付诸实施的可能性不大。为了探索出一条新路,李乃蔚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来钻研工笔画的极致写实。

  观李乃蔚画作

  一位清秀的土家姑娘,她手拿山菊,静靠山石,凝望远方,那明快、清丽的画面,让观者如饮佳酿。1997年,工笔画作品《山菊》让李乃蔚在画坛破茧而出,一鸣惊人。一举夺得全国中国画人物画展览银奖(最高奖)。然而,对李乃蔚而言,这只是他向极致写实探索的第一步。

  人物逼肖何可达,

  画中之魂

  我观君画见方家。

  靠画家用生命打磨

  妹娃心事密如发,

  杜甫赞赏画家绝技时有诗云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这与他提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诗风是一致的。实际上,古代绘画绝品的流传,无不与画家执着而追求极致的技术锤炼有关。

  堪叹丝毫也不差。

  《银锁》,是李乃蔚继《山菊》后的又一幅力作。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曾撰文:第九届全国美展有一幅摘取银奖的工笔人物画,人物刻画细致入微,形象塑造生动鲜活,色彩、质感几可乱真。后来这届美展获奖作品赴日本展出,日方也选了它作为招贴。我当时就说过,这幅画表现力不亚于法国十八、十九世纪的肖像画

  时间2012年5月26日

  与《山菊》一样,《银锁》的画中人也是一位土家姑娘,但不同的是,这位戴着银锁的姑娘具有了更为鲜活的生命。一位看过此画的美术界人士评价:眼角眉梢都是情,即便是肤色,也有热血在流。

  只有李乃蔚自己才知道,正是自己的两年心血,才赋予了这位画中的姑娘以生命。为了让姑娘拥有一头自然乌黑的长发,李乃蔚用画笔一根一根发丝地描画,这一描就是整整几十遍;而姑娘脚下零星散落的成百上千粒谷粒,也都是李乃蔚用画笔一颗一颗撒在纸上的。

  正如人们评论李乃蔚不急躁冒进,不迎合市场,不急于求成,如朝圣一般的十年如一日的耐心描绘,他的工笔人物画创作,往往都会耗费一两年的时间,其作品《红莲》的创作时间跨度更是长达六年之久,其中,每天都在作画的时间累计起来有四年,平均每天工作近十个小时。

  与目前的很多工笔画家将淡彩与重彩相结合、从而获得画面效果的画法不同,李乃蔚使用的是纯正的工笔淡彩法:不做底面处理,用中国传统的墨和颜料在熟宣纸或熟绢上,采用中国传统工笔的勾勒、渲染等程序手法,先以线塑形,再随类赋彩,一遍一遍地用淡色逐层渲染。这一画法,根基于传统的三矾九染,但李乃蔚又将其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放大。为了达到细致入微的画面效果,他每染一遍时都将色彩调得几近透明,每一个细节他都能耐心地染上几十遍,如《红莲》中女子的红衣,李乃蔚画了足足有一百多遍,最终以淡彩的方法画出了重彩的效果,这种画法,当今画坛并不多见。在第四届北京国际美术艺术双年展上,作品《红莲》被挂置中国美术馆正厅中,国外画家看见了,连连惊叹,难以相信中国画能画出油画的效果。

  遵循本心

  水墨写意亦有乾坤

  李乃蔚是国画家中的多面手,既能画极致的工笔写实,也擅抽象的水墨写意,两种风格的迥异画作置于眼前,很难相信出自同一位画家之手。我画连环画,研习工笔,尝试水墨画,都是本性使然。李乃蔚说,中国画的本质是用线来塑形,而我画连环画恰恰是用线,工笔和水墨在技法上虽是两个画种,但有着融合与联系,一个成熟的画家,应该兼会线描、工笔、水墨。

  李乃蔚的水墨写意人物画更是继承了近代自任伯年、徐悲鸿、黄胄等大师的优秀传统,贴近生活、造型生动、神态逼真、笔墨潇洒、清新流畅。

  李乃蔚的工笔画市场鲜见,水墨画也甚少出现在国内的画廊。对此,他坦言西方的画廊体系是分等级的,画家也是分等级的,要根据它的理念,它的艺术需求,以及所针对的客户来定,这是一个全方位的。国内的画廊一下子做到西方的画廊体系是不可能的。很多藏家就是直接到画家手上去拿画,因为画廊没有把画家抬到一个高度。没有把书画收藏和消费分开!

  新闻来源:楚天金报 晴川阁 2013.7.5

  原文链接: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