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248cc登录 艺术家演讲 又看到忻老师更多不同种类的作品,因为在忻老师的作品中

又看到忻老师更多不同种类的作品,因为在忻老师的作品中

  昨晚惊闻忻东旺老师去世,虽然我早知道他患病,也偶尔听闻一些有关他治病的消息,总觉得不至于此,感觉很远很远,因此,到现在还是久久不能释怀,想到这么多的理想还没有亲自去实现,非常的为忻老师去世感到极为的惋惜!也为人生的无常感到深深的悲哀!

  忻东旺老师壮年去世,让我非常难过。老师为人厚道朴实、毕生信奉手艺,又对学生的不同方向、前卫出格的探索给予鼓励和帮助。  2007年,我们这届绘画系同学到平谷农村下乡写生,忻先生带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先生笔耕不辍,使我们学习到成熟的艺术家在写生中与模特建立互动关系的技巧。那年写生,我们是十月初天气尚暖的时候出发的,画到月底天就彻底冷了。看到湖南同学小蔡带的衣服很少,老师就把自己秋衣秋裤送给他穿–直到今天,这身衣物依旧被小蔡珍藏。  我还记得我当时喜欢表现主义,用非常恣意的笔触涂画了一位眉心长痣的村民,画完就撇在住所的门后,没想到忻老师特意让同学把我叫去,夸奖了那件作品–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因为初上大学时,我揣测忻老师只喜欢乡土、带点全国美展范儿的作品,当时也并不喜欢他某些过于夸张形象特点的作品,以为自己的作品并不合老师的口味,但没想到老师对作品的判断如此开放。  之后在不同展览上,又看到忻老师更多不同种类的作品,觉得他的素描人像实在一流水准,气场强大、刻骨入髓。

  忻老师是我在天津美院的老师,记得在大一时有一次上课,当时他给大家做了一张肖像写生范画,他在起稿的时候,直接用油画笔非常干脆利落的勾画出模特的形象和劲道对我很有感触,以及当时他所说:这样起稿就是要训练自己的那种信心和勇气,画错了可以改,但绝对不可以畏惧。这句话到现在一直深深的感染着我自己,感觉到忻老师人性的力量:就是坚定、勇气和担当。现在想起来忻老师取得现在的成就,以及作品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和他的性格是分不开的,后来自己做了老师我也会这样和我的学生说教,要求他们磨练自己的品性,因为做艺术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意志的。

  再后来,我又上了他的油画写生人像课程,看到他画的人体写生,才知道他的才情和能力其实并非在那一张张蜚声业界的、城乡之间的怪脸上。在人体写生里,他对身体的每个细部虔诚的孜孜以求才更显示出他的才情和能力。陈丹青老师曾对我们说忻老师能把小腿肚子都画得格外神圣,又说在国内写实写生的画家里忻老师能够画得不粉是很厉害的事情,说得有道理。实际上,忻老师作品一直都有两个非常主要的线索,裸体和历史画,长时间的被他的民工题材和白菜静物作品遮蔽了。但从这两条隐蔽的线索中,可以看出一个艺术家作品的复杂性来。

  忻老师平常话不多,我们又不在一个工作室,当然也怪当时自己不够主动,所以也很难有特别深的交流,只是在每年期末全体老师汇看时,能听到忻老师对我作品的评价和建议,以及对我的关爱,特别是对画面质感的要求(因为我的作品也有质感的体现),能听到他对我独到的见解!因为在忻老师的作品中,那种对材质和对象质感的把握和结合,以及所体现出来的那种绘画精神,非常的具有视觉感染力和生命力,所以从他嘴里说来更加的有活气,可以让你去感觉得到,这对我的启发特别大。

  毕业以后,我偶然看到忻老师更早的水彩作品,画于1991年《教授》,发现忻东旺老师早年作品和后来渐渐风格化的作品完全不同。画此画时,先生时年28岁,在家乡自习绘画,四年后这件作品获奖,开始受到关注。给朋友看这件作品,大家都很难想像出这是忻老师的作品。有朋友提到这件作品气息有怀斯的意思,其实我觉得除了怀斯,气息、入微的观察和对皮肤的摹写更接近去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百科宫殿的Ellen
Altfest。也让我联想起弗洛伊德早年作品文弱和壮年作品浓重之间的区别。另有朋友惋惜为什么没有按照这个风格画下去,后来我想,画家早期的各种尝试,任何一种其实都有可能让后来者惋惜为何没有走下去的,但一位朋友告诉我忻老师一定是从后来的方法里找到了幸福感,另一位认为早年洋气的画面不像后来那些民工题材作品如此贴合当代中国社会的气息。

  忻老师那时候的崇拜者已经很多了,总是能看到不少学生在学他,我虽然没有那么直接的去学习,画的也是不同的风格,但是我一直非常的喜欢忻老师的作品,以及画出来的那种感觉。有一回我刚好买了一个不错的相机,那时是大三第二学期了,他刚好在二画室上课和同学们一起画人体写生,每次下课后作品还没有拿走,我就趁这个时间他不在,每天把作品拿到外面去拍一张,拍了两组作品从起稿到完成的过程,照片洗出后,效果非常的好!后来好几个同学拿着我的底片都去洗了一套。可见忻老师的作品受到多少人的追捧,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有趣的事!可惜现在没有机会和他当面讲讲了!希望来世能碰到他,见面就和他说这件他不知道的事。

  去年读到忻老师个展的自述,里面文字恳切,对过往的恩师、友人的描述让人感动。今天我想,他艺术格局不限于那些为人熟知的题材,而是更加广阔的触及人类灵魂与命运的。老师始终在进步,如果再画十年,观众肯定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看法。  此时又记起毕业展时,他对好友刘杰说:作品可以再酷一点,这让我对他的印象变得格外亲切,完完全全觉得他是我们一伙儿的。特意找到09年老师给我写的推荐信,实在要感谢他在我毕业之处给予的帮助和鼓励。

  后来他去了清华,我在这边上研留校,一直没有联系,直到2009年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在中国美术馆主办道同形意的展览,那时真是人山人海,我知道他会来,因此也特别希望他看到我的作品,和我说点什么,因为在我的心理我一直非常敬重他,在展厅中我也不时在留意和张望,一直到后来我在另外一个厅门口看到他和别人说话,我急切的走过去,向他邀请去看看我的作品,没想到他直接就说:我也很想看看你的作品,很多年不见了,很想知道你画的是什么样子。这让我非常的感动,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忻老师还记得我。来到我的作品前,忻老师认真的看了我的作品,给我的作品提出了非常诚恳的意见,看到我的进步他也非常的高兴,不断的鼓励我。更让我高兴的是忻老师依然清楚地记得我,以及我过去的作品!这对一个晚辈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舞!

图为忻老师为我写的罗中立奖学金推荐信

  我一直觉得对作为一个艺术从业者,能得到同行发自心底的认可与尊重,是一种莫大的荣耀!这是一种对其艺术成就最真诚,最纯粹的认可,可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可以独立于任何背景下而存在。忻老师的绘画艺术一直有一种非常纯粹而独特的视觉感受,无论你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评论忻老师的艺术作品,喜欢还是不喜欢,他的绘画都可以非常纯粹的存在,体现出一种强大的个人意志,虽表现的是当下部分人群的状态,关怀等,但其艺术本身又独立于时代和固定的群体。忻老师作为一个艺术家,抛开其学术上的地位和社会成就的外套,我一直觉得忻老师的艺术成就是可以站在这样的高度来评判的,其作品是可以成为永恒的,因为纯粹是成为永恒最重要的特质!

  最后一次见老师是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看展览,此时我已经在央美读研,在楼梯口热情聊近况,不想这是此生最后一面。先生走好。

  艺术是一种感觉,忻老师在他的绘画世界里,给绘画艺术带来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视觉感受,对于已经逝去的忻老师,这不是一种评判,而是一种情怀,既远犹近。

康勇峰

2014-1-12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