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248cc登录 收藏拍卖 神州环境爱惜措施第四位,泡泡成为那几个事情的严重性语言

神州环境爱惜措施第四位,泡泡成为那几个事情的严重性语言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舒勇从十八岁逃离学校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将是一个被艺术史抛弃的人。尽管十多年来,他以艺术的崇高的名义干预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又借助社会的力量完成了以通常艺术的方式无法完成的事情。这些“事情”无疑都被他自己称为艺术。然而高雅的艺术圈中永远不会承认这是艺术,而更像是恶意的炒作,用今天的话说,是不怀善意的恶搞。为了完成这些“事情”各式各样的手段和匪夷所思的方式逐渐成为他自认为的艺术的一部分。不择手段、千方百计、平庸、肤浅、恶俗、功利、炒作成为艺术圈中评价他最常用的词汇。真正的文化精英们面对他这些年来不断产生层出不穷的“事情”,绝大部分的人采取了回避和不置可否,或不屑一顾的态度。他认为自己是艺术圈中最被蔑视的人,尽管多数纯粹的艺术家认为他并不在圈中。很多人谈起他时都咬牙切齿,用他们能想象的到最恶毒的语言诅咒他。甚至有人扬言要灭了他。可以确定的是,他是最臭名昭著的人,他不知疲倦的频繁亮相于各大主流媒体,他的每件作品总是引起无聊的争议,被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争议成为他的举措的不可缺少的部分。他可以和各级政府领导及数千人在国家图书馆实施行为艺术,并且登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他的一个奇想可以让中国移动为他投数百万的资金,拍摄一部毫无商业性和艺术性可言的所谓实验电影。他的一个观念可以击败一个著名的建筑设计单位而获得项目的设计权。他频繁的用“用空间媒体”“身体媒体”“事件媒体”新奇古怪的字汇和理论给各大媒体讲课。他还用“行为艺术营销”的歪理邪说为各大企业家出谋划策。在有建设部长参加的全国最高规格的城市规划论坛上,他用“城市空间能”的概念进行主题发言引起关注。他可将一个广告公司经营到年营业额几千万…他自认为是时代的骄子。

舒勇

马驰·安冬—— 与名人面对面

这样一个在艺术界臭名昭著的人,谁也不会邀请他参加任何的有质量够档次的艺术展览,他的个展则更是无人问津。有道义的人们害怕与一个品行不端者的合作,将他们苦心积累多年的学术形象和商业机遇毁于一旦。那无异于是自残或是自杀的行经。只有另一个在艺术界、策划界、建筑界、理论界、家具界、媒体界等各个领域里不断的破坏生态,颠覆话语方式,自翊为搅屎棍的大混混,却被外行们尊称为当代艺术教父的人格分裂的胖子才敢接他的茬。给他做了这个展览。于是舒勇就有了他的第一次个展。有了这次“事情”展,这无疑将是他的未来漫长的诈骗生涯中的举足轻重的一小步,却是中国文化堕落进程中的一大步,一个量的飞跃。

人物:舒勇:行为·艺术营销创立者,先锋艺术家、建筑师、导演、营销策划人,在海内外具有广泛影响,因其在环保文化上的影响被媒体称为“中国环保艺术第一人”。
舒勇作为中国当代行为艺术家,很多人并不陌生。舒勇从十八岁逃离学校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将是一个被艺术史抛弃的人。尽管十多年来,他以艺术的崇高的名义干预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又借助社会的力量完成了以通常艺术的方式无法完成的事情。他很早就意识到艺术只有进入到干预社会的层面,才是真正的大艺术。所以他用一切可能的艺术形式,包括行为艺术、绘画、雕塑、电影、建筑、装置等各种艺术形式,无限的扩张放大他的泡泡观。为了完成这些“事情””,他采用各样的手段和匪夷所思的方式逐渐成为他自认为的艺术的一部分。
最近,舒勇有了他的第一次个展,在他众多的“事情”中选择了极小的一部分事情拿出来展览。这些事情主要以“泡泡”为线索,泡泡成为这些事情的主要语言。数年来舒勇曾经聚集上万人在体育场上吹泡泡。他用泡泡观念的挪用将人对身体的欲望潜能,对母性乳房的迷恋情节夸张到了某种极致。让我们在幽默中不知所措。他甚至希望他的泡泡可以像龙一样成为日益强大中国的新图腾,并自誉为“泡的传人”。
其轰动性的艺术代表作包括:《知识因传播而美丽》、《地球在流血》、《新载体绘画》、《心系大自然》、《汽车·小康之梦》、《九问深圳》、《百问超女》、《美生活馆》等。其《地球在流血》被评为20世纪十大前卫艺术,《新载体绘画》被评为2002年十大焦点社会新闻。2007年,由艾未未策划的舒勇《泡泡》系列作品展在北京东郊草场地艺术区中国艺术文件仓库举行。

舒勇,1974年生于湖南,当代艺术家,被称为“中国环保艺术第一人”,“行为艺术营销”创始人。他活跃在行为艺术、油画、建筑、电影、策展、音乐、新媒体、环保、广告、营销等众多领域里,其中“地球在流血”被南方日报等媒体评为二十世纪十大前卫艺术。有关地球在流血的故事被写成报告文学和电影剧本,“新载体绘画”被《光明日报》等媒体评为2002年度十大社会焦点新闻。“九问深圳”引起轰动,被羊城晚报评为2005年十大文化事件。2005年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请在国家图书馆创作“知识因传播而美丽”大型行为艺术,并被央视新闻联播报道,这是行为艺术首次进入新闻联播。“百问超女”作为中国第一个艺术游戏被新浪网重点推出,并在网上引起巨大反响。2000年创作亚洲最大型环保行为艺术,2002年创作中国第一部行为音乐,2002年与南方日报集团共同创作中国第一座“行为建筑”,2003创作万人行为艺术“汽车小康之梦”,2003年与珠江电影制片公司拍摄中国第一部行为艺术电影。2004年创作万人行为艺术“看进化的人”,这些艺术活动都广泛地引起关注和不同程度的轰动。2005年被北京大学聘为客座教授,2006年与陈逸飞、陈丹青、赵半狄等五人荣获“时代艺术家大奖”。2007年,作品“泡女郎”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这次展览是在他众多的“事情”中选择了极小的一部分事情拿出来展览。这些事情主要以“泡泡”为线索,泡泡成为这些事情的主要语言。数年来舒勇曾经聚集上万人在体育场上吹泡泡。将体育场转换为泡泡乐园,他在数百个身价过亿的企业家办公室里吹泡泡。因为吹泡泡有的企业家成为了他的好朋友,也有的因为泡泡把他打将出去还砸了他的相机机。将企业家办公室作为一个工作空间,一个政治性、经济性、文化性的综合权利空间,成为一个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的大讲堂。如果每个企业都是一个小王国的话,那么这个空间则代表着一个小王国的最高权利意识形态和文化形态。众多的小王国又构成了大的帝国。当舒勇穿梭于这些空间时,被隐藏在空间里各种力量包围。让他不得不去面对一些复杂的现实。尽管每个办公室都有自己的各领风骚的风格,但英雄们却有着惊人的相似。当舒勇的泡泡飘浮在这些空间时,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感受到或者接受到另一种知识。舒勇还创造了语言独特技艺非凡的泡泡绘画,他用泡泡观念的挪用将人对身体的欲望潜能,对母性乳房的迷恋情节夸张到了某种极至。让我们在幽默中不知所措。他盗用行为、绘画、雕塑、电影、建筑、装置等各种艺术形式,无限的扩张放大他的泡泡观。他甚至希望他的泡泡可以象龙一样成为日益强大中国的新图腾,并自誉为“泡的传人”.——艾未未

编辑:admin

新报:你是中国最早做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之一,公众对行为艺术充满着好奇,更多的是不理解。有那么多的艺术方式都可以表达自己,你为什么要选择行为艺术?

编辑:admin

舒勇:行为艺术是让艺术由静态转换为动态的最简单和最直接的艺术方式。我觉得艺术应该是大家的事,而不仅仅是自己个人的事,所以我希望大家的参与和互动。尤其在一个充满着变化的时代,对于艺术而言,互动和参与就显得尤为重要。

新报:公众和媒体都很排斥血腥与暴力的行为艺术,而你的行为艺术作品却显得健康,温和?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舒勇:公众和媒体不喜欢血腥和暴力的行为艺术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这些超出了公众和媒体对艺术的理解范畴。实际上这个现象有些矛盾,一方面他们排斥这些,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很关注这些东西。因为血腥和暴力满足了隐藏在内心里的某种好奇,制造着某些快感。从我自身来说暴力和血腥是最没有力量的东西,所以我的作品较少出现暴力和血腥。如果有一天我的作品中出现了暴力和血腥的东西时,那将是我最脆弱和最无能的时候。

新报:你有一组图片,是在许多大企业家的办公室里吹肥皂泡泡,作为被拍摄的企业家,他们愿意以这种方式出现吗?

舒勇:这里面肯定是不能用愿不愿意来形容这种状态。因为没有谁希望别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吹泡泡。这个过程特别复杂,所以根本就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交锋和冲突。

新报: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你还有过许多别的身份,比如说媒体的顾问与广告公司的策划人,我觉得这些身份会干扰你的艺术家身份,让大家觉得你的艺术活动里有商业的影子,你怎么看?

舒勇:我不会在乎别人说我的作品有商业的影子,商业本身就是一种积极和进步的力量。谁也没有办法回避商业,除非你回到原始社会。实际上商业最直接的反应了社会文明的进步程度。如果艺术可以借用这种力量,我想艺术将可以穿越很多平时无法穿越的壁垒和障碍,成为改造社会的重要力量,而不像现在这样总是被忽略,甚至被边缘化。我很多的作品就是以商业的名义完成了,如果只以艺术的名义将无法完成这些超越艺术范畴的作品。

新报:你的标志性作品“泡女郎”,有人认为很精彩,也有人认为很低俗,好像还有人砸过它,你怎么理解这种公众的反应?公众的情绪也是你艺术策划的一部分吗?

舒勇:首先我觉得公众情绪应该是艺术的组成部分,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会将公众情绪作为一个重点来考虑。我不会只以自己的情绪为中心来考虑作品。现在看来“泡女郎”被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文化事件,它通过一个简单的暴力事件将作品引入到一个更深入的层面,来探讨和理解。被砸事件很客观地见证了中国当代社会的审美意识和形态,以及某些社会现状。泡女郎作品可以释放公众的某种极端情绪,其实也间接地说明了它不再被人忽视。艺术的力量已经超出了艺术之外。

新报:你用泡泡作为你的艺术符号,联想到现在到处都在争论关于“泡沫”的问题,在股市,在地产界,在艺术品市场,都是这样,你的泡泡符号是否和这些有直接关系?

舒勇:我想不仅是和这些有关系,泡泡和我们很多的生活都有关系,从生理上来说,身体上火了嘴里会莫名其妙地长泡泡,当身体被烫伤了马上就会出现水泡泡。水被烧开达到临界点的标志就是出现泡泡,你只要仔细观察生活我们周围到处都有不同形态不同感觉的泡泡。我喜欢泡泡,因为它可以给我带来绚烂的幻觉,让我在这种感觉中感受和触摸到另一种真实。同时也让我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了阳光和希望。

新报: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很火爆,许多艺术家在不断复制自己能够畅销的作品,你怎么看待艺术家和市场的这种暧昧关系?

舒勇:我可以理解他们不断复制自己能够畅销作品的行为,的确当代艺术的火爆来之不易。但是如果艺术只是为了获取更多财富的话,那我将放弃艺术,因为我有能力通过别的方式赚到更多的钱。艺术家在和市场的暧昧关系中很容易失去理想和创造力,我们应该警惕这种暧昧关系。

新报:艾未未自己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符号,许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作为很熟悉的好朋友,你眼睛里的他是什么样子的?

舒勇: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意志很坚定,一般的人很难影响到他。从媒体传达的信息来说,他的确是一个奇怪的人,也很难接近。如果真的了解他,你就会发现他特别的善良,为人仗义,根本就像一个小孩,确切地说是一个有大智慧的小孩。

新报:你是从广州去的北京,作为全国艺术家的中心,你觉得北京这个城市很适合你吗?和广州的艺术气氛有什么不一样?

舒勇:北京的艺术环境总体来说比广州要好,全国各地艺术家会聚在这里,让艺术的范畴变得很大,让你有更多的空间。在广州的十多年感觉自己特别的孤独,在那里几乎没有人可以和你分享艺术创作的各种感受,因为务实的广州人不太会去真正关注当代艺术。北京如果呆久了,我就会觉得自己很浮躁,经常要参加各种艺术活动和展览,到现在我很留恋广州的那种孤独,它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考虑艺术本身。所以目前我喜欢穿梭于两地。

新报:这次来天津做展览,对天津的观众有什么样的期待?如果有观众对你的作品表示不理解,你会有怎样的解释?

舒勇:尽管天津离北京很近,但还是觉得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从艺术上来说天津特别纯粹,没有北京那么喧闹。这次虽然是一个较为静态的油画和雕塑展,但是我仍然期望天津的观众可以参与到我的作品中来,通过与他们的互动让我对这个城市留下一些特别的记忆。如果对作品表示不理解我认为这也是一种与作品交流的方式。要是刻意地去解释作品将显得有些狭隘。

本版撰文 马驰

采访手记:

当初在艾未未的艺术文件仓库看“泡女郎”的时候,就想到,这位舒勇一定是个很嬉皮的人。

在这次万通上游国际艺术馆舒勇的《中国神话》个展现场,和舒勇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倒觉得这位曾被各种媒体以各种角度报道过的艺术家还是很严肃的,好像不太爱开玩笑的样子,不像许多久混京城的造型各异的现代艺术家们,人都是好人,就是一张开嘴,什么都敢抡。但是在当代艺术的圈子里,舒勇做的事,确是很有影响的,他用吹肥皂泡作艺术符号的“泡泡”系列摄影坚持了许多年,凑成了一个完整的系列,才拿出来亮相,是很沉得住气的。今年,应该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年了,实在是火呀,几千万一张的画,在海外连着成交,谈论当代艺术的人也越来越多,似乎好多事都是这样,不值钱的时候,谁都说看不懂,一旦火了,值了钱了,一夜之间能站出来一大批明白人,看那架势都想给别人讲课,譬如古玩字画,譬如紫檀黄花梨,譬如房地产和股市,譬如当代艺术——这本就是一件有意思的事,用舒勇的意思来表达,就是“可爱的泡沫”。

编辑:admin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